????坠落的过程需要大吼大叫吗?

????夏左内心此刻正探讨这个问题,而不是将它表现出来。

????因为他现在,连自己的嘴与发声动作都控制不了,身体再一次处于自动反应中,为了减少对头部的震荡,牙关主动咬紧这项成就奖励竟然还能应对坠崖!?坠崖该反击谁?大山吗?

????悬崖峭壁是略微低于90°的倾斜,越往下方落去,夏左离嶙峋的石壁也就越近。无论刮碰到石壁上,以及掉落山底的空地,都会直接要了他的命。

????难道无法说话的夏左内心焦虑,身体同时排开双臂与双腿,以一个合适的角度在下落的风中调整姿势与朝向,如同跳伞运动员开启伞前,可以通过摆动四肢利用空气动力做出不少具观赏性的动作。

????刚从学校毕业,工作没几个月的夏左,从未打算在「极限运动」上花费自己微薄的积蓄,连景区花钱排队蹦极都不肯,更别说去熟练跳伞。这具身体表现得仿佛生来就会。

????当腿的方向正对峭壁时,夏左屈膝,接着坠落令身体更加靠近陡壁些,双脚猛地一蹬,着力在半山腰上弹射而出,踏足点些许砂石碎起。

????膝盖传来的阵痛感麻木了他的心神,从没体验过如此剧烈的疼痛,似乎在自保上,「自动闪反」做了某些妥协,即便伤害身体,也要优先考虑性命。

????弹跳后,夏左不再是垂直下落,运动轨迹形成一条完美的抛物线,向山脚树林方向进发。

????是奔着能够缓冲身体的树枝去的吗?夏左早先意识到了这个问题,还差一点,还差一点……自己前进的速度,不知能否赶得上空地与林子的交界处。

????要是摔死在伸手就能碰到最外边一棵树的空地上,那「自动闪反」就真的给自己开了个最大的玩笑了,这事它之前就做过,比如与哥布林交手那会儿,带着自己主动跳崖……

????千万要赶上,夏左能做的只有内心祈祷,在完成这一系列动作前,他都不能拿回自己身体的控制权,不然早蜷缩成一团害怕的姿势,让撞击伤害来得小一些,而不是现在这样四肢排开的耍帅,还一脸无所畏惧的表情。

????「唰唰唰」

????成功了!一片绿色充斥夏左的视野,四肢滑动在林木的枝条上,发出树枝断裂的声音。不过那也是连续袭来的痛,树枝不断撞击排开的四肢与身体。夏左自动的闭上眼皮保护双眼,可以自主控制眼球的转向,看到左下角hp红条在一点点减少,画面连续弹出hp-1、hp-5、hp-15、hp-2的字样,全是百分比数值,撞击手脚时血掉得少些,撞击腹部、胸口、头部,掉血量更大,伴随着更剧烈的疼痛。

????他渐渐理解为什么身体要将四肢排开,这样是为了受力面积增大,触碰到更多缓冲的枝条。如果身体没有自动反应,而是交给他自己,蜷缩成一团掉进树林,与不掉进也就没了分别,最后一定会摔得很惨。

????「砰~!」最后一声的落地,夏左触地前身体忽然调整四肢略屈朝下,着陆翻滚一圈,达成最后的缓冲。

????“呼~呼”翻滚完毕,夏左顺势平躺在地上喘息,已然安全,他拿回了身体的控制权,“最后简直,跟跑酷的落地动作一样,很帅气,但是好痛我好累,求您别再让我去反击那座山一下了”

????被撞断的树枝,飘落的叶子,还在纷纷洒向平躺的夏左身边。身体这次很听话,没有反击动作的展开难道反击不会作用于非生物体,就像对自己投掷攻击的那个哥布林,自己反击的目标是它,而不是它丢出的武器,费解……

????血条已经降低到了61%,意味着刚刚的经历,自己要是再体验两次,就会死想到这儿的夏左不由得一阵寒颤。

????畏惧令他立即对右侧背包图标眨左眼,打开道具栏。妄图寻找治疗道具的他,再一次看到规整的空格。夏左微微叹了口气,想从前,自己玩游戏不到最后一丝血是不用药的,时代变了

????背包界面的左边,是一个人的剪影,在剪影各个部位分别是装备栏,其中夏左穿着的亚麻布衣与亚麻裤,耐久值分别下降到了75%与83%,上次看他们还是满的,刚刚经过树枝剐蹭,损伤了衣服。

????“肉眼也能看得出来了。”夏左坐起,关闭背包界面,自己的衣服从上到下已经破开了许多道口子,给本就寒酸的初始布衣增添几分贫穷气息。

????坐在原地歇息大概十分钟,视野左方终于弹出一个数字——hp1。

????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,身体的疼痛感减少了。

????夏左皱起眉头,看来自动回血设定还在,只是目前自己等级太低,回血速度也极慢,不奢求等它回满,要是再遇上刚才那些可怕的家伙,自己战斗的血量就会越来越低。

????睡觉与祭坛饮水都可以快速回血,但在这荒郊野岭打盹儿太不安全。

????保险起见还是去找些能加血的药草,下一次遇到危险,也能中途啃草保命。印象中满地图都能找到加血的植物和蘑菇才对,而身边有的只是一些叫不上名字的杂草。

????原本游戏里,地上的杂草是拔不起来的,只能在被设定为有功用的植株面前,按f键采摘或拾取。现在自由了,拔敌人头发都可以,那如果吃杂草会怎么样呢?

????起身的夏左没有立即离开,去一棵树下拔起了一株看上去茂盛些的草。不管是有毒的还是没毒的,夏左早已在图鉴中将全搜集的药草看了个遍,但手里这一株,是名副其实的杂草,连图鉴都不会对它进行介绍。

????咬了一口,涩涩的味道,下咽后,hp值没半点变化。

????“呸、呸”夏左丢掉吃了一半的杂草,袖口擦拭嘴角。看来原游戏设定之外的道具,是不会给自己带来正面效果的了,还原度高得令人生气,那就不得不去找一些熟悉的植物备着。

????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????这天早些时候,家住丽芙村的少女蕾贝卡就开始了外出采集工作。

????在村子西边,绕过祭坛山下的更西边,是村里人不常来的地方,也就意味着有更多种类与数量的植株可供选择。

????虽然更加危险,但她别无选择,能缓和父亲慢性疾病的药物,村子周围已经很难找了。

????为了能在户外多花些时间,她甚至带上了午饭,就在她布织的背包里,与快装满的药草们紧挨着。可以看得出她的深灰色背包与朴素的衣服布料相同,大概是生活拮据,裁自多余的同种布匹。现在正午已过许久,她的午餐却原封未动。

????“哎”蕾贝卡从林中一棵树前站起,叹了声气,刚从树下拔起一株有治愈功效的绿色蘑菇。

????蕾贝卡仰头时,被林叶滤过的斑驳阳光照耀到她点点雀斑的脸上,她眯着眼,显得棕色的睫毛更长了些。

????伸手将几缕因汗水粘在脸上的同色头发捋下,为了劳作方便,她一直将头发捆着,即便那样,劳动这么久,也早已弄乱。她便将刚刚摘起的绿色蘑菇放到树脚外露的粗根上,重新解开发带,再系一遍。

????“如果我是你,就不会选择「绿虫菇」,”夏左的声音忽然从近处传来,“而应该采摘和它长得很像的「青笠菇」。”

????后边句话说得支支吾吾的。

????蕾贝卡受惊的一回头,发现身穿残破亚麻布衣、较短墨蓝色发的陌生年轻人,在侧后方不远处,肩膀靠树而站,右臂揽满了新采摘的药草、菌,左手握着一大朵刚咬了口的蘑菇,嘴里还在吧唧吧唧咀嚼,一脸人畜无害的看着自己。

????“血加满了,安心不少,看来从前对采集物的知识还能用。”夏左咽下后,满意的补充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