七九下载app领红包活动 > 自动闪避并反击 > 24.萨满与骑士的旅途
????哥布林萨满犬牙,哥布林骑士铁骨,他们正朝着一个方向无比肯定的前进。在没有这片区域地图的情况下。

????相比之前哥布林骑士无头苍蝇一般乱撞,独自寻找丽芙村去路,萨满的出现无疑帮了大忙,抵达丽芙村,才是铁骨实现自己目标的必要前提。

????走下祭坛山往东没多久,引路的萨满再次停下,这已经是他第三次止步。

????“嗯,真搞不明白,铁骨你之前是怎么带队往山上走的?”萨满蹲伏,单膝跪地,双手握紧法杖后合眼。

????这是犬牙特有的天赋,其他萨满甚至其他种族的巫师都不一定能通过学习掌握——感受魔力浓度差。

????感受来自大地的魔力,每个方向的浓度都不一样,以此判断该继续向哪边前进。

????“我是觉得那座山看上去比较特殊,说不定村子就在上边,你有什么意见吗!?”刚吞食过疾行鸟的哥布林骑士,不仅个头有些增长——已和普通人族差不多高,怒气也十分见长,说话时压抑着骇人的语气。

????“没~没~”萨满一如既往礼让着,它忽然睁眼,神色凝重。

????感受来自东方向的魔力,浓度远远高于其他方向。通常来说,不论什么样的种族,他们的聚居地散发出的魔力,都会比荒芜的地方高,因为生物之中存在不少善于学习魔法者——魔法天赋者,他们出生开始,身体就自带了一些转换魔力为魔法的体质,在这部分族员中万里挑一,就可以塑造一位强大的法师,或者在哥布林里,被称作萨满。

????萨满感觉到很远的东方,传递过来的魔力浓度远远超过普通村子该有的,要么是人数太多,村子的人数能有多少?要么是其中存在一位非同寻常的法师……萨满内心的答案更倾向后者。

????如果答案是后者……

????“那我很有可能打不过那人。”萨满自嘲的嘀咕一声。

????“啊?”

????“没什么,我的自言自语罢了,计划如初,继续前进吧。”萨满站起身,掸了掸膝盖上的灰。

????在这间隙里,自傲的哥布林骑士率先一步走到前方,它对萨满穿着得体、干净卫生的习惯嗤之以鼻,哥布林族群里可不会拘泥这些。

????萨满倒没怎么生气,就算置身族群里被所有同伴小声议论,也不会烦恼到他。

????就这样二人一前一后的,不久正渡过一条溪流,哥布林骑士毫不介意的将铁靴踏入溪水中,踩踏在光滑的鹅卵石上。

????那双靴子已经锈迹斑斑,用坏以后反正杀一个人族的军长,甚至是矮人、精灵,就可以掠夺他的铁靴,没什么好担心,这身盔甲从头到脚,都不是配套的,部件分别有不同的来历。

????后方的萨满显得小心翼翼,他提高袍子,不让它浸湿,光脚涉水。

????「嗅嗅」萨满鼻子动了两下,抬头向天上望去,是一只朝这边飞来的黑鸟。

????“堠鸦!”萨满压低声音,但严肃的提醒哥布林骑士。

????未等哥布林骑士反应,萨满放下袍角不顾弄湿,飞奔向前跳起,一把抠住哥布林骑士的头盔下端,令其止步。

????“干嘛!?”哥布林骑士怒目他一眼,但这回萨满脸上没出现畏惧的表情。

????犬牙高举法杖,召唤一面水流的护盾。所幸它俩还没进入堠鸦视野,从高空往下看,水护盾呈晃荡的表面,与溪流相似,令视觉无法看清其下存在什么,俨然一层天然迷彩……

????形似乌鸦的堠鸦十分安静,不会像别的鸟那般吵闹,张望一番,便若无其事的掠过哥布林们头顶,继续向祭坛山方向飞去。

????“水护盾没冰护盾坚固,但可以利用它的流动与密闭阻挡毒气,没想到还可以在水流上用来障眼,哈哈~”萨满解除了魔法,安心的笑了会儿。

????“刚刚那是什么!?”哥布林骑士一下子揪起对方衣领,充满血丝的大眼久久盯着萨满,萨满已经被轻易提得双脚离地。

????“别激动,别激动”被同伴吓着的萨满挥手,拍了拍哥布林骑士肩膀,安抚情绪道,“刚刚天上飞过去一只黑鸟,你有看到吧?铁骨。”

????“天上有鸟很奇怪吗?我还见过白鸟!灰鸟!灰白相间的鸟!”哥布林骑士大吼,它很不接受有人从背后偷偷碰他的头盔,特别是之前与那可恨又狡猾的人族交战,被对方冷不丁的拍了下头盔后,这种心情愈加强烈,退一步想到没能亲手撕碎对方,哥布林骑士就越来越生气。

????“那不是普通的黑鸟,是「堠鸦」!”哥布林骑士被衣领勒紧了脖子,焦虑之余还不得不停顿话语,思考一下要怎么解释这种鸟,才能让呆头呆脑的同伴听得明白,“堠鸦一般都是敌人法师派来的使徒,被它看见,我们就暴露了!”

????“哼!被看见又怎样?难道我现在的实力,还怕人族的村民!?”哥布林骑士将萨满丢下,自己暂时长高后,萨满看上去就矮小不少,这也引得他愈发的不尊重,明明在部族里自己与萨满地位相当。

????落地的萨满一屁股坐进水里,这身仿巫师的袍子算是彻底湿透,它咬了咬牙,很重视袍子,还是只叹了口气,没有责备对方。

????“堠鸦,肯定是村里最强的魔法师派来的,被我猜想到的那人如果被他发现我们正悄然接近村子,一定会提前防备。”萨满从溪流走到石滩,挥一下法杖,只作用于衣服表面的短暂高温,瞬间蒸发了水分。

????“那样更好!不然没有挑战的单方面杀戮,太无聊~”

????看哥布林骑士轻蔑的样子,萨满就有些不悦。

????“之前的两个同伴就是这样白白死去的,那会儿你不觉得,打败你的人是某村民?听你后面透露的点点滴滴,与你交手的人,和我发现的强**师不是同一个,接下来必须步步为营,成功抵达村庄。”

????“我没有被打败!要我说多少次!”哥布林骑士捏响了金属护手,“我把那家伙送下深渊了,他已经粉身碎骨!”

????“嗯当然,铁骨,停止这争端,我们接着走吧。”萨满想了想,对方还是不能理解自己的意思,一个村民能杀掉两只哥布林战士,村里还有一个神秘莫测的法师,那定然,其他村民也不会普通,这很可能是个集结了复数强者的村子。

????对方已经被高傲冲昏了头脑,既然哥布林骑士对此永远提不起警觉,那自己也只能控制好一切,把风险降到最低的实现计划——攻占或侦查。全是为了哥布林王与部族的利益。

????祭坛山山腰小径,此刻,堠鸦落到哥布林尸体边,瞪大充满魔力咒文的眼瞳,仔细端详着。

????离这尸体不远,还躺着另一具,绿色的身影映照在堠鸦眼眸里,这一切,也全返回了巫师格瑞威尔德眼中。

????惊觉的他正坐在自家桌前,一眨眼,关闭实时传输的画面。

????展开纸,拿起羽毛笔,准备再书写一封寄往王都的信——关于哥布林出现一事的肯定。